每次过年身无分文回到家中,是母亲让我感觉到自己并不是一无所有。她告诉我:你还有脸回来?!